第14章 老爷子的条件(1 / 1)

“倾月啊。”

陈淑兰一脸慈爱的看着她说:“你妹妹是学校的尖子生,成绩好,座驾自然也是要好的,但你被退学,成绩可能……所以,就只能坐那一辆。”

虽然陈淑兰面对晏倾月的时候表面看着一脸慈爱,心底里却恨不得挠花晏倾月的脸。

都是她,害的她跟晏成均之间突然有了一层猜疑,就在这之前,晏成均突然说要拿晏晴的头发去做dna亲子鉴定。

晏倾月盯着她的眼睛:“你的意思是,谁的成绩好就可以坐好车子?”

“当然,只要你比你妹妹的成绩好,这辆车就让给你。”

什么车子她并不在乎,不过,她也不喜欢被人当笑话。

“行,那我等两天!”

晏倾月面无表情的朝后面的车子走去。

陈淑兰嘲讽的看着晏倾月的背影。

晏倾月去年下半年就已经被学校退学了,半年时间没上过学,凭她的本事,这辈子也坐不上好车。

陈淑兰回头微笑的看着晏晴:“小晴,你上车吧,还有,今天是月考,你要好好努力,让爷爷看看到底谁更适合做晏家的孙女。”

晏晴自信的扬起眉梢:“妈,你放心吧!”

她是高三的尖子生,闭着一只眼睛考试,也能将学渣晏倾月甩十条街。

到了学校,晏倾月直接去了教师办公室。

晏家人已经提前给学校这边打了电话,所以,高三年级的负责人高远看到是晏倾月,便站起来迎接了她,随后把她带到了二班的班主任楚卉的面前。

“楚老师,这位新转来的晏倾月同学,就留在你班,一会儿上课,你带她去教室。”

楚卉一脸嫌弃的看着晏倾月,她的班级目前是整个海城高中高三成绩最好的班级,晏倾月的成绩如何,她之前已经从晏倾月的妹妹晏晴那里了解过了,晏倾月高三只上了一个月学就因为打架被退学,已经落掉了半年的课程,高三可不比小学,落掉的知识补补就能补回来,再说了,以前晏倾月只在乡下上的学,就算她没被退学,成绩也好不到哪去,如果把晏倾月留在她的班级里,一定会使得她班级的分数整体下降,还会影响她的优秀班主任评比。

她绝不能让晏倾月留在自己的班级。

楚卉眼珠子骨碌一转,面露为难:“高主任,不是我不想留晏倾月同学,只是,我的班级人数已经满了,无法再加座位!”

二十六岁的裘晓曼,一身黑色套装,戴着一副厚厚的黑边框眼镜,就坐在楚卉的对面。

之前楚卉打电话给晏晴问晏倾月情况的时候,她全听了去。

她气愤的站了起来。

“高主任,我的班级还有位置,既然楚老师的教室里已经没有位置,那就让晏倾月同学来我的班级吧!”

高主任看向晏倾月:“晏倾月同学,裘老师是我们高三十班的班主任,你去她的班级,可以吗?”

在哪里学习对她来说没差,相比楚卉,还是裘晓曼看起来更顺眼一点。

“可以!”

楚卉笑眯眯的看着裘晓曼:“真是太感谢裘老师了,那晏倾月同学以后就拜托你了。”

她是真的挺感激裘晓曼,接手了晏倾月这个烫手山芋。

裘晓曼在二十四岁时就被聘为了班主任,而她混到了三十岁才当上班主任,她嫉妒。

而且裘晓曼的班级孩子成绩仅次于她的班级,上个月的月考成绩几乎与她的班级持平,今天恰又到了月考时间,如果裘晓曼接手了晏倾月,以晏倾月的实力,裘晓曼的班级铁定要不如她的班级,今年的优秀班主任只能是她的了。

裘晓曼皮笑肉不笑:“不用客气!”

她拿着教科书,走到晏倾月面前,温和道:“晏倾月同学,以后我就是你的班主任,我姓裘,你可以叫我裘老师。”

淡淡的三个字:“裘老师!”

裘晓曼笑道:“快上课了,我带你去教室。”

“好。”

高三(十)班,裘晓曼带着晏倾月进了教室,并微笑的向大家介绍。

“同学们,今天有一位新同学转学到我们班,她的名字叫晏倾月,我们欢迎她!”

教室里响起了一阵掌声。

坐在第一排的晏晴在看到晏倾月出现在自己教室的时候,心里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,一听自己的班主任宣布晏倾月将留在她的班级,她整个人都懵了。

听到晏倾月的名字,坐在窗口的何天逸抬起头来。

何天逸,学术界泰斗何教授何守章的孙子,隐瞒自己的身份留在海城高中,一个月前曾受到晏晴的帮助,再加上晏晴的容貌拔尖,他对晏晴心生爱慕,晏倾月回到晏家,并在晏老爷子宴会上当众打了晏晴两巴掌的事,他从爷爷助理的嘴里听到了,当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后面助理再说什么,他都没听进去。

裘晓曼笑问晏倾月:“晏倾月同学,班里还有两个空位,在郑先同学和何天逸同学旁边,要不你……”

何天逸举手道:“裘老师,我旁边的位置是空的,就让晏倾月同学坐在我这边吧!”

何天逸是班里的第一名,为人向来傲慢,裘晓曼怕何天逸会不同意晏倾月坐他身边,准备把晏倾月安排到另一个同学那边的,没想到何天逸会举手。

裘晓曼问向晏倾月:“那晏倾月同学,你想坐在哪里?”

晏倾月随手指向何天逸旁边的位置:“就那里吧。”

她喜欢光亮的地方,何天逸旁边的位置正合适。

晏倾月阔步走到了何天逸身边的座位坐下。

裘晓曼宣布:“今天是月考,还有五分钟就要开考了,大家准备一下。”

宣布完,裘晓曼就出去了。

等裘晓曼出去后,教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不和谐了起来。

“这个转学生,不就是晏家那个从乡下被接回来的晏家大小姐吗?”

“是她,我听说,她去年高三刚上了一个月,就因为跟人打架被退学了,她已经半年没上过学了。”

“嘁……这么久没上学,成绩还能看吗?这样的人转到我们班级,不是扯我们班后腿吗?”

“就是,我们本来跟二班差距已经不大了,有她在,这次的月考,我们恐怕就被二班甩很远了。”

晏晴的同桌王燕见晏倾月竟坐在了何天逸的身侧,愤愤的说:“小晴,那个何天逸不是平时追你追的挺紧的吗?怎么会让你姐姐坐在他身边?”

晏晴眼尖的瞥到梁峰朝她这边望来一眼,她赶紧跟王燕解释:“我跟何天逸之间没什么的,再说了,我姐姐长的很漂亮,男生喜欢也很正常!”

何天逸是何教授的孙子,这是她偶然知道的,所以,她制造机会给了何天逸一个小恩惠,让何天逸感恩自己,她想以此接近何教授,哪知,何天逸根本没有打算把她介绍给何教授。

梁峰家在海城属于豪门,与何家书香世家的穷清高不一样,何天逸和梁峰之间该怎么选,她一清二楚,怕被梁峰误会,所以,她当着同桌的面,撇清自己和何天逸的关系。

听了晏倾月的话,晏倾月的同桌更鄙视晏倾月了。

其他听到晏晴话的人,也将晏倾月当成了勾人的狐狸精。

晏晴又看了一眼,发现梁峰竟然深深的望了晏倾月一眼,恼的她身侧双手紧握成拳。

晏倾月果然是只狐狸精,而且,还是千年的那种。

晏倾月坐在那里,淡定的仿若没有听到班里同学的议论。

突然,她的手臂被人戳了一下。

她转脸看向身侧的何天逸:“有事?”

晏倾月冷漠疏离的模样,有种生人勿近的气场,令何天逸的眉蹙了一下。

“当然有事,我们打个赌吧!”

“什么赌?”

书页/目录